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2012新作]被姐夫播种,大伯强姦—佳澐 更多>>
 

    [2012新作]被姐夫播种,大伯强姦—佳澐

    时间:2018-07-06 佳澐    26岁     我
    俊明    35岁     姐夫
    佳芳    30岁     姐
    小齐    28岁     我老公
    ================================================
    本篇文章为「为小姨子播种我干翻天」之小姨子的心情故事。
    ================================================
    那是一个夏天的午后,姐姐陪着我和我老公小齐走出医院,我忍着泪水走在姐姐身边,老公则是一言不发地走在我们前头,看得出来他神情相当落寞。
    走到停车场后,老公先坐上了汽车,我走到车门边準备打开车门时,旁边一对夫妻正巧抱着他们刚出生的孩子离开医院,他们的爷爷、奶奶开开心心地来接他们刚出世的小孙子,一家三代同堂和乐融融地样子,让我看了当场痛哭失声。
    我转身抱着姐姐大哭一场,还眼泪汪汪地说:[姐,你把儿子送给我,你跟姐夫再生一个吧。]
    [什么?]姐姐大吃一惊,她见我哭得如此伤心,也安慰着我说道:[我儿子叫妳一声姨妈,好歹也是个妈,别难过了佳澐]
    我和姐姐从小就是相依为命,姐姐从怀孕到生产,我也一直在她身边照顾着她,她儿子我也是亲眼看着长大的,难免就把他看成亲生一样,再加上姐姐儿子确实长得活泼可爱,就连不认识的人见了都要抱一抱,更何况我这个小阿姨。
    姐的孩子刚会说话,我就威逼利诱,要他喊我这小阿姨叫「妈妈」,对我不準叫姨妈,必须单叫一个「妈」字,而我,也就成了姐姐、姐夫以外唯一一个有权叫他「儿子」的人。
    ==============================================================
    我和小齐是大学的同班同学,我们交往了六年后结婚,曾经我们是班上人人称羡的情侣档,小齐将我追到手以后可是羡煞旁人,毕竟当年在校园当中,我的追求者相当地多,可是大学一年级一入学后,我的芳心就被小齐给掳获,我们交往了一年多才发生性行为,因为我们两个都是把第一次交给了对方,所以才进展得如此缓慢。
    不知不觉,我和小齐也结婚几年,可是这几年来我的肚皮却没有半点音讯,让很想抱孙子的公公、婆婆非常心急,小齐在房事方面,并没有特别得逊色,而且每次几乎都是不带套的和我做爱,每次都是满足的射在我的阴道之中,于是我们上医院去做了检查,终于发现了原因,检查结果出来了,我没问题,是小齐不行,他的精虫都是死精子,没办法让我受孕。
      
    这天晚上,同样的场景又在我家的客厅掀起波澜,婆婆:[你们夫妻俩可不可以快点给我生个孙子,隔壁的王大婶,他儿子比你们晚结婚都有一岁大的孙子了]
    小齐:[我和佳澐工作比较忙,过些日子就生,,,过些日子就生,,,]
    婆婆:[这句话我可听了两年,佳澐妳过来]
    婆婆有些不高兴地指责我,她说道:[佳澐,身为女人就该养儿育女,别成天假藉工作太忙没时间生育,,,]
    我低着头任由婆婆数落,小齐在一旁也沉默不语,任由婆婆责骂我,我知道他的心中比谁都还难过,所以我也不怪他,我知道他比谁都更想要孩子,可是,可是却没这个能力。
    夜里,小齐一个人喝着闷酒,我没有阻止他,或许这样他可以得到暂时的解脱,小齐在似醉非醉时,不断地抱怨自己生不出孩子,听在我的耳中真的万般无奈,我很爱小齐,但我也没有办法,酒过三旬后,小齐:[佳澐,或许可以找我哥帮忙]
    我疑惑着问到小齐:[找大哥帮忙?帮什么忙?]
    小齐苦笑着说:[与其去找精子库,我到不如让自己大哥来操妳,,,操到妳生出儿子为止]
    在小齐讲完这句话以后,他大笑着,那是一种绝望的笑声,他的笑声使我不寒而慄,[啪,,,,,,]我愤怒地在他脸上留了一巴掌,我喊到:[小齐,你疯了?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妳打我?佳澐,,,妳打我?我知道我没用,,,我不是男人,,,可是除了这个办法,我该怎么办?]
    [对,,,对不起,,,小齐,,,我不是故意的,,,]
    [佳澐,,,求求妳,,,我不能让爹娘知道我不行,,,可不可以让大哥跟妳,,,佳澐,,,我求妳,,,]
    我连忙拒绝道:[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我们都住同一个屋檐下,,,假如让大哥上我,我们以后要怎么相处]
    当晚我辗转难眠,而小齐则是几杯黄汤下肚后睡得不醒人事,留我一人独自苦恼这个问题。
    隔天我约了姐姐外出喝下午茶,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可能昨晚没睡饱,或者是心事过多,常常姐姐和我讲话时我都恍神没注意听,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姐,她对我最了解了,所以她试探性的问我:[佳澐,怎么了?有心事?]
    我突然惊醒般地说:[没,,,没有啊,,,]
    姐姐:[还骗我?有什么事都跟姐讲,姐帮妳解决]
    我知道,我什么事也瞒不住她,我也不想瞒她,找她出来,就是要她替我出主意,顿时间,我的眼泪哗啦啦地落下,[姐,,,,,姐,,,,,呜呜呜,,,怎么办,,,怎么办,,,]
    姐姐被我突如其来的泪水给吓坏了,[啊,,,佳澐,,,妳,,,妳怎么了,,,]
    我低头啜泣,哽咽地说着昨晚发生的事,姐姐瞪大了眼睛,她搂着我听着我诉说委屈,她的眼眶泛红,抚摸着我,一副捨不得地模样,她说道:[绝对不能,小齐疯了不成?居然要让他亲哥哥上妳?妳可是他的妻子]
    我哭着对姐姐说:[没办法,,,我也没办法,,,公公婆婆一直不谅解,我们夫妻也不敢对他们说出实情,,,]
    姐:[他是妳丈夫的哥哥,绝对不能,,,怎么能让一个外人玷汙了妳?]
    我:[呜呜呜,,,呜呜呜,,,怎么办,,,怎么办,,,姐,,,我该怎么办,,,姐,,,]
    姐姐搂着我,一手抚摸着我的头,不断地对我说:[佳澐,,,佳澐,,,妳这傻女孩,姐姐不会让妳大伯碰妳的]
    我:[姐,,,我的心里好慌,,,好害怕,,,]
    姐姐:[太荒唐了,太荒唐了,假如让妳大伯上妳,妳要怎么在那个家生活?]
    我倒在姐姐的怀里痛哭着,想到大伯曾经好几次因为嫖妓被罚,还曾强暴网友被关几年,我就觉得他好髒好髒,我:[姐,,,我不要,,,我不要跟我大伯性交,,,]
    姐姐:[不哭,,,不哭,,,我的好妹妹,,,不哭,,,佳澐不哭,,,]
    当下的我心烦意乱,没经过大脑思考就脱口而出一句话:
    [姐姐,,,我让大伯上我,他只会把我当成其中一个妓女,,,我不要,,,我不要,,,我宁可给姐夫,,,]
    [姐,,,我不想,,,我不想被大伯姦淫,,,他以后一定不会放过我,,,姐,,,]
    那天,我也忘了我们聊了多少,我的情绪相当失控,甚至我根本忘了我讲过什么,我只知道姐姐给了我最坚强的依靠,她临走前对我说:
    [妳打死也不準让妳大伯碰妳,答应我,其他我来想办法]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姐姐打了通电话约我和小齐外出,同样的,我们三人找了一间咖啡厅聊着沉重的话题,一开始,我和小齐都不知道姐姐找我们出来的目的为何,直到姐姐先开口说话:
    [我跟妳们姐夫商量了,请她去给佳澐播种。]
    当姐姐讲出这句话时,我吓得目瞪口呆,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而在一旁的小齐则动怒地说:[别扯了,有精子库呢,要姐夫干啥,就算要找人,我亲哥哥也可以代劳,用不着姐夫]
    小齐的话一出,姐姐马上以凌人的气势压制他:[你疯了小齐?你哥哥是强暴犯,你要让他强姦佳澐不成?]
    当时小齐忽然愣了一下,他的脑袋一片空白,姐姐继续说道:
    [你有没有想过,佳澐给你哥哥上了一次以后,谁能保证他不会再有非分之想,将来你要佳澐怎么面对你们家人?]
    小齐不发一语地低头听着姐姐说明,[佳澐不最喜欢我儿子吗?]我瞪大眼睛看看姐姐,姐姐和我四目相交,她用诚恳的眼神告诉我她是为了我好,[与其去找精子库,还不如找妳姐夫呢。]
    [精子库谁知道是什么人的精子呢?说不定就有什么遗传病呢。]
    [妳姐夫的成果可是明摆着:世上最可爱、最完美的儿子。]
    [佳澐,是吗?妳也很喜欢我儿子吧]
    姐姐一连串的解释后,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这时候小齐说话了:
    [我,我明白了,,,一切听姐姐的,就请姐夫来试一试,反正就我们四个人,不说谁也不知道。]
    没想到,我第一次婚外情,竟是跟我的姐夫,更更没想到,这还是我姐姐一手策划的,最没想到的是,这次婚外情,老公居然要求在旁边看着我给别的男人操。
    十多天后的一个晚上,那天已经测定了是我的排卵日,丈夫安排好大伯、公公、婆婆,外出旅游两天一夜,那个晚上家中只有我和小齐,我们邀姐姐、姐夫到家中吃晚饭,四个人开始装模作样地聊天。
    看得出来,姐夫不时盯着我两条藕白的胳膊,不停地咽着口水,恨不得马上扑上来把我扒个精光。
    他色瞇瞇的眼神也引起了姐姐和小齐的注意,他们都用仇恨的眼神看着姐夫,不停地说着各种无聊话题,姐姐的心情一定很複杂吧,她居然要亲自牵线搭桥,让老公的鸡巴插进我的阴道里,小齐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儿去,他的眼神无奈而怨恨地扫瞄着姐夫,一会儿又瞄了瞄我的眼睛,我彷彿是临上刑场的烈士,我紧张地低下头说过:
    [姐姐、小齐,我不当是做爱,就当是做手术,姐夫那东西进来,我就当是手术刀,手术刀随它怎么动,我当是打了麻醉药,不管它。」
    九点一到,大家停住了话语,冷了一会儿,姐姐说:[那,开始吧。]
    想不到还在客厅内,我才刚起身站起,裙下露出两条光溜溜的大腿,姐夫就一手搭了上来,我连忙闪躲着,好险小齐挡在他之前牵着我的手,陪我走进卧室去了。
    小齐说:[我们先干,干得差不多了再叫姐夫,毕竟,佳澐还不能一下子接受这样搞,,,]
    我听见小齐这么说,顿时心里头好温暖,我感受着他大手传来的温暖,让我刚刚冰冷的心得到释放,我心里头感激着小齐:[老公,谢谢你,,,谢谢你对我那么好,,,]
    姐夫:[我靠,搞什么搞?你们弄什么计划,也不跟我讲一声!]
    此时的姐夫有些不悦地抱怨着,姐姐厌恶地看姐夫一眼骂到:
    [叫你来,是来播种的,可不是来快活的。你只準插,不準摸,更不能亲佳澐,除了鸡巴,你哪儿都不準碰她。]
    姐夫苦笑着说:[这可好,世界倒过来了,我们结婚之前,妳跟我说,我可以摸妳,可以亲妳,就是不能插妳。现在全反过来了,可以插,不能摸,,,]
    卧房里,小齐趴在我身上,我们两个人都一丝不挂,四条腿缠在一起,直到小齐大叫一声:[啊,射了]
    接着,姐夫一秒钟也没耽搁,立刻扒下短裤,汗衫也没来得及脱,一下填补了小齐的空缺,毫不客气地抓住我的双脚往两边分去。
    我身体扭了一下,双腿使劲往里合拢,明显地想要抵抗,可是双腿已经被姐夫分开,此时他的阴茎使劲一挺,[啊,,,],插进来了,姐夫的生殖器进入了我的阴道中,[噢,,,佳澐,,,妳比姐姐还紧啊,,,噢,,,噢,,,爽快,,,爽快,,,想不到姐妹的阴道如此不同]
    [啊,,,不,,,],当姐夫生殖器进入我阴道时,我大声地呼叫着,[小齐,,,小齐,,,姐,,,妳们快出去,,,快出去,,,别看,,,别看,,,啊,,,啊,,,]
    当姐夫操我的时候,姐姐马上转身离开房间,她拉着小齐的手要他也离开,姐:[小齐,我们出去吧,别看了,,,]
    小齐:[姐,,,妳先出去,,,我想陪佳澐一会儿,,,]
    听见小齐这么说,我心急得喊叫着:[老公,,,别看,,,别看,,,快出去,,,快出去,,,]
    姐夫见我们夫妻如此依依不捨,他没有任何的同理心,他使劲的将他龟头塞进我的阴道,口中喊着:
    [为了这一天,半个月前我就养精蓄锐,我操,,,爽快,,,爽快啊,,,佳澐,,,爽快,,,]
    姐夫疯狂地抽送,一只三十多岁的鸡巴在我阴道内进进出出,这可是第一次有外人的生殖器进入我的体内,[同个妈生的,用起来大不相同,,,噢,,,佳澐,,,噢,,,姐夫厉害吗?噢,,,噢,,,]
    [不,,,小齐,,,你快出去,,,快出去,,,]
    看见这幕小齐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他眼神充满了怒火看着姐夫,[刘俊明,他奶奶的,客气一点行吗?],话一说完小齐转身离开房间,走到门口时,小齐回头望着我们,我看得出来他眼眶相当溼润,[佳澐,我对不起妳,,,妳辛苦了,,,]接着小齐就走出了我们的房间。
    在他的床上,我被别的男人糟蹋着,姐夫早就忘了姐姐说的规定,他淫笑着看我,抱着我使劲抽送,嘴里还不断地拿我和姐姐比较,并用淫秽不堪的言语羞辱我,[噢噢噢,,,爽快啊,,,好嫩好软的小穴,,,噢,,,噢,,,姐夫厉害吗?有比你老公强吗?,,,噢]
    当小齐走掉以后,姐夫更得寸进尺了,他开始深吻着我,他舌头和我舌头相交在一起,他玩弄、舔弄着我的乳房,直到姐姐在外头听不下去他的淫言秽语,姐姐才跑进来说道:
    [刘俊明,不要再用言语羞辱她了,,,她是我妹妹,,,]
    姐夫抽动的速度愈来愈快,愈来愈快,[啊,,,老婆,,,佳澐的身子太美妙了,,,我快射了,,,]
    他不里会姐姐的怒骂,持续的和我接吻,抚摸着我的身体,并且呻吟喊叫,直到他射精拔出来。
    [呜呜呜,,,呜呜呜,,,出去,,,出去,,,你的任务达成了,,,给我离开我房间,,,]
    我难过地赶走姐夫,而老公此时也走了进来,他看着我骯髒的躯体,连忙拿了条被子给我遮住身体,我倒卧在他的怀里痛哭着,[为什么,,,为什么,,,]
    那晚小齐忍不住我被姐夫操的刺激,所以他在他们离开后,也对我提出了性要求,可是当他的阴茎进到我体内时,我两片娇嫩的阴唇,随着小齐鸡巴的插进抽出,两片阴唇翻起翻落,却把姐夫的精液从我阴道中挤了出来,当下我要求小齐马上住手,惨了,姐夫的精液沾上了小齐的阴茎,也随着小齐抽离流出了大半。
    当晚,小齐就没有继续的和我交合,他无奈地抱着我进入梦乡,我们多么希望这是第一次借种,也是最后一次。
    接下来是焦躁的两个星期,大家都等着我身体里的消息,我当然希望能够播种成功,早点让我怀上孩子,否则这次就给姐夫白干了。
    可是,某一晚,我发觉腹部不太舒服,我的心中出现了一个不好的预兆,惨了,这是月经来的前兆,姐夫的精子没有顺利的茁床,我的月经来了,经痛的感觉已经比不上心痛,我垫上了卫生棉失落地走出浴室,小齐见我神色不太对劲,他没有多问什么,想必心里也明白了。
    月经如期到来,这对我和小齐来说是天大的噩耗,当晚,睡前小齐紧紧的抱住我,我们没有说任何一句话,我俩都知道,上回在这张床上,姐夫白白的用我身体爽了一次,他没有达成他的任务,小齐也相当地自责,因为那天要不是他在结束后还想和我做爱,姐夫的精液也不会从我阴道大量流出,他抚着我的脸庞,声音颤抖地说道:[没关係,,,我不想要孩子了,,,我们跟爸妈坦白吧]
    我转过身去,不想让小齐看见我的样子,我说道:[可是,,,可是这样,,,这样我就被姐夫白玩了,,,]
    小齐的声音依旧颤抖,他说:[是我对不起妳,,,委屈妳了,,,]
    接着,他将我翻过身来吻住我的嘴,在我唇上嗟着,舌头慢慢舔弄着我的小嘴。
    [委屈妳了佳澐,,,我的好老婆,,,我的好老婆,,,]
    我闭着眼,呆呆的躺在那任他吻着,他双手抚弄着我的头髮,我明白他很想要孩子,要他跟公公婆婆坦白是多么困难的事,所以我主动提出再跟姐夫借一次种的想法,[老公,,,咱们,,,咱们再跟姐夫借一次种吧,,,]
    当我讲出这个想法的时候,房间内的空气瞬间凝结,小齐看着我一言不发,我知道他捨不得我,我也捨不得让他在家人面前丢脸,我们不得不向现实低头,小齐:[他,,,他对妳很粗暴,,,]
    我眼眶泛红闭上眼摇摇头,对小齐说:[没有,,,没有,,,,,,别担心,,,,,,]
    小齐:[他,,,他羞辱妳,,,]
    [没有,,,没有,,,你放心,,,,,你,,,放心,,,,]
    他知道我对他说谎,他的心里也难受,但他没别的办法,只好默默地同意再一次的借种。
    于是,第二次行动在我经期结束后开始,这次不搞什么热身了,姐夫要直接上场,我洗了个澡,就先进到房间里等着,小齐则面无表情地坐在客厅沙发上,过会,姐夫蹑手蹑脚地推开门,卧室只开了一盏小灯,我全身裹在被单里,双眼紧闭,脸颊潮红。
    姐夫把房门关上,轻轻拉开我的被单,雪白的肩膀,然后是丰润的乳房,小巧的乳头,结实的小腹,最后是浑圆的大腿,修长的小腿,姐夫的眼光扫遍我的全身。
    我白皙的身体如同一只献祭的羔羊,面对播种大神,玉体横陈,毫不设防,我感觉得到,姐夫恨不得一口把我吞下去。
    我的脸庞更红了,呼吸也更快了,乳房急促地一上一下,两只乳头如同两只小船,在汹涌的海面上起起落落。
    姐夫故作温柔地侧躺下来,怜惜地摸了摸我的脸颊,轻轻揉起了我的乳房。
    [佳澐,好美、好大的奶子啊,,,妳的奶子比妳姊的还丰满呢,,,]
    [乳房很结实,揉在手里极有弹性,说实话,比妳姐姐的强多了。]
    他抚摸着我的胸部,并且出言评论着我和姐姐的不同,接着,他绕着我的乳房轻轻划圈,从左乳划到右乳,右乳再划到左乳,他说:[佳澐,老实讲,妳并不想和姐夫做爱对吧?]
    此时我疑惑地看着他,我很自然地点点头,[嗯,,,只是为了借种,,,我别无他法,,,]
    姐夫听见我这么说,他笑了笑说道:[要不然,,,用妳的奶子夹住姐夫的阳具套弄,姐夫要射的时候再进妳体内]
    我当时的想法很简单,这么一来姐夫就不会在我阴道内太久,我也不用忍受姐夫的姦淫数十分钟,所以我连忙的答应他,[好,,,好,,,姐夫,,,谢谢你,,,谢谢你,,,]
    于是我跪了下来,用自己两个雪白的乳房夹住了姐夫的阴茎,然后努力的上下套弄着,[噢,,,好爽快,,,噢,,,好软的奶子,,,噢,,,佳澐,,,我的好姨子,,,噢,,,佳澐,,,]
    他脸上的表情相当陶醉,而龟头也渐渐分泌出一些液体沾溼了我的胸口,姐夫的双手也没歇着,他拨弄着我的头髮,喊叫道:[真美,,,真美,,,当妳丈夫可真幸福,,,]
    说着说着,他又弯下身来托起我的脸,接着用他噁心的嘴亲吻着我,[多么香甜的舌头啊,,,连唾液嚐起来都是甜的,,,],他吸允着我的舌头,恶臭的唾液也交换进我的口中,我知道,他已慾火焚身,準备要对我进行授精,他将我推倒在床上,一手揉着我的乳房,一手开始往下游走,先是顺着身体外侧,慢慢滑过我的腰肢,屁股,大腿,抚摸了一会儿,分开我的双腿。
    这次我没有抵抗,略略张开了双腿,我的心一阵狂跳,已经準备接受姐夫的入侵,他牵引我的手放到他的鸡巴上,鸡巴滚烫滚烫的,我闭着眼睛动手握住了鸡巴,他抱住我的身体,开始吮吸我的乳头,陶醉地闻着我的体香,从乳房一路向上,吻遍了我胸部,脖子,脸庞,我再次感受到了姐夫压再我身上的体温,硬梆梆的鸡巴直接顶在我的小腹上,双腿不慌不忙地磨蹭着我的大腿。
    当他举起我的双脚,一手撑开阴唇鸡巴準备插入时,我抓住他的手腕,[不,,,我,,,我好像还不行,,,]
    接着,我飞快地抽回双腿,一个翻身往右边侧过去,双手紧紧护着洞口,不清不楚地喃喃自语:
    [不行,,,不行,,,还不行,,,]
    想不到姐夫性慾高张想来个霸王硬上弓,他一手托起我的大腿,鸡巴对準洞口,一次用力戳了下去。
    于是我大叫了一声,[啊,,,,,,,,,]
    这次叫得非常大声,房门一开,姐姐和小齐马上闯了进来。
    姐姐立即问道:[怎么了?]
    然后我的口中只有喃喃自语的说道:[还不行,,,还不行,,,]
    这下姐姐不高兴了,说:[妳看妳,要播种也是妳,不行了也是妳,上次都进去过了,这次怎么不行了?]
    [这次不搞了,妳们不就,,,白白那个了吗?]
    姐姐坐到床头抚摸着我的头说:[好了,佳澐,事到如今,咱们也只有继续了,妳别想那么多。]
    姐姐继续谆谆教导:
    [妳不是自己说过,就当它是手术刀吗?也就是划两刀嘛,划两刀就好了,还根本就不疼呢。]
    [唉,妳也想开点嘛,就当是妳老公好了,男人那东西,不就那么回事吗?]
    忽然姐姐一转头看着小齐,就上前去双手一扯把他短裤扯了下来,然后直接抓住他的阴茎,把小齐牵到我面前说:[看看,看看,妳仔细看看,有什么不一样?]
    房内的人都吓呆了,没想到姐姐会做出这种事来。
    我看了两眼,害羞地说:[嗯,,,没什么不一样,,,]
    得到我的答案后,姐姐连忙鬆开手,红着脸说:
    [嗯,那,我们继续吧,,,]
    而经过刚刚给姐姐震慑一下,小齐也识相地说:
    [好了,姐夫,你快上,,,我老婆,,,我老婆佳澐就交给你了,,,]
    小齐和姐姐又走出了房门,离开前小齐不忘再次叮咛姐夫:
    [姐夫,,,请您,,,请您操佳澐,,,温柔点,,,求您,,,]
    姐夫满是期待地看了我一眼,而我扭过头去把眼睛闭上了。
    这下,姐夫提起鸡巴雄赳赳气昂昂蹬上床,如同提了一条千锤百炼的铁棍,恶狠狠地一棍子捣了下去。
    我[噢]地哼了一声,不自觉地提起臀部,迎合着棍子,脖子使劲往后仰下去,[噢,,,好爽啊,,,佳澐,,,我美丽的小姨子,,,]
    他双手紧紧扣住了我的腰部,随着他的动作,每插一下,就拧一下我的肌肉。
    姐夫抓住机会,一口气连插好几十下,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深,他的小腹不停地撞击我的阴部,房间里都是[啪啪啪,,,]的声音。
    我紧闭双眼,紧皱双眉,连嘴巴也闭得紧紧地一声不吭,任姐夫使劲抽插。
    随着啪啪啪的节奏,我的胸部被撞一下就跳一下,上下浮动,格外性感,他把我双腿分开绕住他的腰部,上身伏下去压住我的身体,让两个胸膛亲密接触,他贴着我软绵绵、热烘烘的乳房,他的乳头蹭着我的乳头,我感到乳房被他压得扁了下去,他抱住我的身体,陶醉地伏下头来,贴着我丰腴白皙的肩膀,浑身沸腾的热血化作一阵阵的热气,呼呼地喷在我的肩膀上。
    随着姐夫臀部一进一出的动作,他一上一下磨着我光滑的肚皮,两团阴毛也互相纠缠,如同砂纸一样擦着对方的腹部。
    我感到阴道如同有一根棍子斜插进去,根部紧紧地撑着洞口,龟头紧紧地顶在肉壁之上,每抽一下似乎都把阴道带出来一点,每顶一下似乎都把阴道顶弯一点。
    他慢慢地抽送着,沈浸在我给他的性爱享受之中,似乎也忘记了我是他的小姨子,他那双手在我背上慢慢抚摸起来,而我摊开双手一把揪起床单,身体也紧张地拱了起来,接着,我被突如其来的一下,顶得[啊,,,]地一声大叫。
    做了这么长时间,姐夫猛然加大了进攻力度,他痛快淋漓地[啊啊,,,噢噢,,,啊啊,,,噢噢]大叫了。
    我只觉得全身躁动,充满了一种不安的激动,却又说不出有什么地方让我不安,终于,姐夫喊叫着:[啊,,,佳澐,,,佳澐,,,我要射了,,,要射了,,,]
    当听见姐夫喊着他要射精时,我相当地开心,开心要结束这场噩梦了,可是过了一分钟后,姐夫停止了动作,将浓浓的精液猛烈地喷洒在我的腿上,他竟然将要播种的精液喷洒在我的腿上,[噢,,,不,,,不,,,姐夫,,,你怎么射在外头,,,不,,,]
    [啊,,,对不起,,,我忘了,,,对不起,,,]
    我知道他分明是故意的,他不想让我怀孕,想多糟蹋我几次,[姐夫,,,不,,,一切都白费了,,,不,,,姐夫,,,怎么办,,,怎么办,,,]
    [佳澐,别担心,我记得医生说过,做爱的过程也会有精子跑出来,也有受孕机会,咱们都别说,等等看如何?]
    我低头默默不语,面对如此奸计却无能为力,而在我眼角余光中似乎隐约看到姐夫在暗自窃笑,[佳澐,假如妳担心没法受孕,不然,咱们在一次吧]
    [啊,,,不要,,,]
    十个月后,孩子生出来,长得和姐姐的小孩几乎一模一样,可悲的是,长得都不像我们姐妹,长得都像我姐夫。
    而在我坐月子时,某次给姐夫抓到机会,[孩子的娘,咱们好久没有了,,,]
    [噢不,,,放开我,,,放开我,,,欧,,,,,不,,,,,]
    他的兽行没有因为借种结束而结束,另外,又有一场风暴正等着我去面对。
    一日,小齐因公出差几天,晚上我哺乳完,哄着孩子睡觉,突然房门被打开,大伯笑着问我:[孩子睡了?]
    本以为大伯想逗弄孩子,所以我笑盈盈的回答大伯:[是阿,大哥想找他玩?明天吧]
    此时大伯有些不屑地冷笑道:[他是谁的孩子?]
    我的心里为之一震,[我不明白大伯的意思,宝宝是我和小齐的孩子,大伯怎么会这么问?]
    大伯面无表情地走到我身边,然后拨弄了一下我的头髮,他深呼吸地说道:[真香呢,,,我的弟媳可真香,,,]
    面对大伯突如其来的举动,我被吓着了,我故作镇定地说:[大伯,,,请放尊重,,,]
    想不到大伯更得寸进尺,他一把扯住我的头髮,将我拉到他的面前,他面露兇光地看着我,他的脸几乎要碰到我的脸了,他说:[贱女人,孩子是你和谁生的?]
    话一说完,他将一个牛皮纸袋丢在床上,当我看见那个纸袋,我明白他为何会这样问我了,那是小齐的检查报告。
    [贱女人,孩子是妳和谁生的?],我无助的落下眼泪,哀求似地看着大伯,[不,,,不,,,我有苦衷的,,,],我如同一只被老鹰抓住的小鸡般,完全挣脱不了,只能默默地忍受大伯的逼问,[可真香啊,,,难怪男人都爱,,,],大伯话一说完便伸出他噁心肥厚的舌头在我充满泪痕的脸庞上舔了一下,[佳澐,,,可真滑嫩,,,皮肤真好]
    我:[啊,,,大伯,,,不是你想的那样,,,]
    没听我的解释,大伯一个狠劲地甩了我一巴掌,[烂货,,,下贱的女人,,,别人可以,我也可以,,,]
    接着他解开了他的裤裆,[不,,,大伯,,,你要做什么,,,],他无情的大手再度朝我挥了一巴掌。
    小齐:[为什么妳又怀孕了?孩子是谁的?]
    [不知道,,,不知道,,,大伯,,,还有姐夫,,,他们强暴我,,,轮姦我,,,]
    (待续)